与学生一起“磨课”

时间:2020-05-18 03:39

  当我们毫无疑义地认同学习是学生自己的事,肯定课堂上主体是学生的时候,其实,关于课堂教学改革的问题、关于课堂教学的研究,都需要真正“考虑”学生的感受,听取学生的意见。因此,问计学生就可能成为教育教学改革和教学研究最重要的方法与路径,也应该成为最重要的价值取向。每一次问计学生,都会成就一段精彩的互动故事;每一次问计学生的成果,都会是师生成长、课堂改进的教育佳话。 那么,日常的教学研究、课堂研讨中,问计学生就从邀请学生参与对话开始吧。

  等待和犹豫,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杀手。我从不泯然于众,只遵从内心的真实感受,欣然向前——学生的课堂,磨课就邀请学生参与对话!

  一次,听一位教师的《溪边》课后,我邀请学生参与对话,与全体语文教师一起,打磨这节课。

  师:这个“老”加上双引号,我变成了小小孩,比你们还要小的小小孩。小小孩与小孩玩,请多多关照!刚刚你们说这篇文章美,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个大人,他心里面也住着一个小孩,与你们在一起的孙老师心里也住着小孩,你们本身就是小孩。现在有几种小孩在一起玩?

  一个真正成熟的对话者,是从懂得认识自我开始的。“我”与孩子对话,“我”还是个孩子吗?“我”哪里像个孩子?“你的眼神、你的笑容泄露了你是个小孩”。当孩子破译“我”就是个孩子的时候,“我”才有资格与之对话。孩子们真了不起,坐在他们面前的“我”身上有99%的信息,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毫无意义的,他们只把全部的精力放在自己关心、倾注的1%的美好事物上——“我”的“微笑”与“眼神”。尤其是眼神,那是出窍的灵魂。孩子的眼好“毒”啊!他们读懂了——“微笑”,纯真的微笑,是世界通用的对话语言;“眼神”,至善的眼神,是以心印心的对话神器。其实不止这一次,每一次教学对话不都需要“微笑”和“眼神”吗?

  师:三种小孩一起玩,办聚会、吃蛋糕。蛋糕就是《溪边》,要想吃得多一点,出手要快、思维要快。你们说这首诗写得很美,很动人,诗有隐匿之美。“美”都躲藏起来啦!请你发现,哪怕看出一个词、一句话,都等于品尝到了蛋糕。

  师:给你们上课的老师亭亭玉立,长发披肩,如果她是溪边的那棵柳,该怎么梳妆?

  生11:既然是“垂柳”,老师的腰再弯一点;发梢,拂动得再慢一点,就更柔美了。

  生12:“草地上蹦跳着鱼儿和笑声”。我觉得大人们一般不会说鱼儿,鱼儿是那些天真、童真的人说的。再说大人们钓到鱼一般不会蹦跳着笑,只有小孩才会激动得像刚钓上来的鱼,蹦得欢,笑得爽。

  对话教学就是这样,请不要走在孩子前面,孩子可能不会跟随;请不要走在孩子后面,孩子可能不会引路;请走在孩子身边,做孩子心灵的朋友。对话中,孩子心里有了你、你心里有了孩子之后,才知道那一刻“爱着”比“活着”多出一轮明月;孩子眼里没有了你,你眼里没有了孩子之后,才明白沙漠比沙滩少一个大海。

  师:一个大人,怎么上课能让你们觉得有趣呢?我琢磨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想出来。大家出出主意。

  生15:要幽默。比如,我们都喜欢比较有趣而且能让大家捧腹大笑的大人,这样,我们觉得跟他在一起玩就很有趣,跟他一起聊天感觉很舒服。

  生15:比较舒服,因为老师比较了解我们,能让我们随心所欲地讲出心里线:每个大人心里都有一个自己的童年,只要回想起自己的童年,就会感觉特别有趣,想再次回到自己的童年。

  师:高!原来你是神仙,能让老师返老还童,只要和你们在一起,每一节课就回归一次童年,是吗?

  师:哦!一次就算一次,如果我和你的心能勾起来,就算打通了。我们打通了吗?

  “垂柳把溪水当作梳妆的镜子”,只要垂柳长在溪边就有倒影。而这个倒影,你摸不到它的枝干,而且它虚幻无常:风吹起的时候,或者月光浮动的时候,或者下雨的时候,使垂柳的倒影永远以不同的形态、不同的深浅、不同的质感出现,它是破碎的,它是朦胧的,它是若有若无的。

  对话,犹如垂柳与倒影般“形”与“影”相随,有时,教师是那棵垂柳,学生是水中的倒影。你说,到底溪边的垂柳才是唯一的现实,还是溪里的垂柳才是唯一的现实?

  然而,在常态的教研里,我们通常只活在一个现实里——“教师给予什么”,这就是溪边的垂柳那个层面,虽然触手可及它的枝干,却忽略了水里那个“空”的,那个随时千变万化的,那个与我们的心灵直接观照的倒影的层面——“学生需要什么”。这样的一次教研只是提醒我们:除了溪边的垂柳外,有另外一个世界可能更真实存在,就是溪水里那垂柳的倒影。垂柳有多美,倒影就有多美!

  学生缺席的磨课,缺乏一定的教育智慧;学生参与对话的教研,是在第一时间获取学习主体真实所需的有效教研。把孩子请过来,与教师平起平坐,大家一起与文本对话,我很享受这种既有诗人妙悟,又有匠人一技之长,简单而不简约的对话。我很珍惜对话中那些向我袒露过内心的孩子,每一次袒露都相当于邀请我做了一次他心灵的客人。我不仅珍惜,而且卖力——试图从所有的控制、所有的放逐那里,从所有的功利旗帜下夺回孩子也夺回自己,把孩子连同自己一起带向救赎与自我救赎、解放与自我解放的境地。

  如果我们“等待和犹豫”,在日常教研或磨课时邀请学生参与对话的机会便溜走了,随之而去的是青春,是力量,是充满着浪漫色彩的幻梦。

  为贯彻落实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(2015—2020年)的通知》精神和要求,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