迄今野外不长一棵树的那曲军分区官兵种树小记

时间:2019-12-07 00:55

  2015年1月12日,习总书记同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时,提起自己任福建省委副书记期间,抓援藏工作,曾带领援藏干部到那曲,那曲生态恶劣,都种不活一棵树。他说,当地实行奖励,“谁种活一棵树,先是几千块钱奖励,我去那年已经涨到十万块钱,但是还没有人拿到这个奖金”。

  那曲没有树,众所周知。为啥?第一年种下,第二年冻死。几十年下来,没活一棵。

  为什么种不活?多少年来很多不信邪的人不停追问着同一个话题,做着同一件事情:种树。

  2001年,为了突破那曲是全国唯一没有树的城市这一“魔咒”,地区党政军及群众开始尝试着种树。一时间广袤的高原大地上冒出近万棵树苗。一个冬天,多数冻死。

  军分区礼堂旁边仅存的一棵小树,被指定专人像护理“熊猫”一样照料:修建阳光保暖房、饮用纯净水、定期“食用”“21金维他”维生素。

  军委、总部和成都、西藏军区机关,为保障那曲军分区种活树,先后下拨数百万元经费用于研究和实践。

  2010年,从三医大毕业的微生物学博士赵泽孝,借鉴西西伯利亚零下70度种活树的方法,在那曲种下青皮柳、黄皮柳及北京杨等三种共5000棵树苗。

  2011年夏天,我随在拉萨代职的现军事部兴安主任到那曲采访“藏北雪莲”彭燕,见到了招待所门口长着一排排近两米高、用塑料薄膜包裹着棉絮的树苗。

  西西伯利亚那么冷能种活,那曲肯定行。一片绿洲在眼前。想想那曲就要结束没有树的历史,人人脸上写满了幸福和自豪。为了肯定赵博士为那曲种树付出的心血,兴安主任回到北京后又专门委托我到那曲对他种树的事迹作了采访。

  寒暑交易,几多汗水。三年后,这些树苗一棵棵告别爱它的分区官兵,带走了大家对绿色的企盼,留下一个个遗憾。

  2月3日,记者重住当年招待所,房子依旧,可梦想中已长成小森林的树苗却不见踪影。就连当年和彭燕一起扬名华夏大地、受到“国宝”级待遇的那棵小树,这次见到它时也已停止“心跳”。树干上的树皮到处开裂,像是用全身想拼命吸尽稀薄空气中的氧分子来保留自己的生命。

  为解决官兵“绿色饥渴症”,军分区最后用钢筋水泥混凝土在每个营区浇灌了几棵柳树模型,尔后挂上塑料的绿色叶子。这样的“大树”没想到在那曲恶劣的自然环境面前,也被摧残的“皮肤干裂”,一块块往下掉,有的地方已能看到“筋骨”。

  真树、假树都无法生存,而我们的官兵却顽强地站在藏北草原。从进驻以来,虽有数百人长眠那曲,但没有一人离开那曲。它们就像这“水泥树”,不论春夏秋冬如何变化,它默默地承担着风雨,为这里的人保留着希望。

  这就是不服输的那曲军人。他们像希腊神话里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,接力种树,追逐绿色梦想。

  “这些是我去年刚选的沙柳。”迎面走来的后勤部部长查松涛指着地面上不足50公分高的弱不禁风的小树苗讲,那曲冻土太深、气温低、缺氧,三个条件对树苗来说都是“杀手”,尽管死了再种,种了又死,但我们还是要试。

  去年,赵泽孝的室外实验“林”里,高原红柳俨然长成了小树林。他一脸坚毅满怀豪情地说:“我的梦想是,最终破解在海拔4500米以上地区规模化植树,并使之在自然界顽强生长的难题,让雪域高原、地球第三极绿树常青!”